新利娱乐

 

服务中心

独家 二手车众筹理财平台“维C物权”清算:用户

来源:新利娱乐 点击:时间:2019-04-17 09:50

  在5个维权群里,汇聚了2000多名投资者,他们均是“维C物权”平台上的投资人。一位来自上海被欠款20万的投资人透露,本次被截留资金总额达2.4亿。为了讨要一个说法,他们等待已久。

  维C物权创始人薛俊龙在群里给予了回应。他称,政府约谈项目清退时,要求维C物权在3月份提交最终清退方案,2019年年底前处理完毕,方案确定下前,暂不回款。

  对此,有投资人表示愿意相信薛俊龙,会想办法将用户的损失降到最低。但是部分“取不出钱”的投资人对此并不买账。有用户怀疑该团队计划用维C物权的钱填补其它平台的资金漏洞。有用户则认为,是与平台合作的车商跑路了。

  关于其清算的真正缘由,外界舆论纷纷、猜测不断。铅笔道记者试图联系薛俊龙本人,截至发稿前,并未得到回应。

  2016年7月,维C物权完成3600万元融资,在草莽林立的物权众筹赛道成为当年获投资金最高的公司。但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汽车众筹从星火燎原到玩火的戏码不断上演:跑路、诈骗、清算倒闭。

  某平台负责人曾透露,所有平台最大的获利根本不是来自于人的利息,平台获利是撤退前对资金的截留,最后那几个亿的本金,辛苦几年就是为了等待这个时候。

  维C物权折戟,当前很难归咎为某个原因。车商跑路、新能源政策突变、利差、募资成本,复杂因素交织下,清算局面倒像是命数。眼下,维C物权良性退出工作公示已经到了退出通知书及物权份额申报环节,而投资人更关心资金的问题。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不久前,维C物权创始人薛俊龙在“投资人维权群”里公开表示,政府约谈项目清退时,要求维C物权在3月份提交最终清退方案,2019年年底前处理完毕,方案确定下前,暂不回款。

  5个维权群,汇聚了2000多名维C物权的投资人。一名来自上海的投资人透露,本次投资人被截留资金总额达到2.4亿。他们正在焦急地询问退款的可能性,对于曾经信任的投资平台忽然倒塌,充满了疑惑。

  “维C物权出事了”,投资人江鑫(化名)第一感受是:“真的没有想到”。在他们看来,维C物权应该是属于“靠谱”的那一类理财平台。

  维C物权(原维C理财)成立于2015年9月,该平台起初专注汽车领域的物权众筹,平台对接车商、买家、(个人)投资人。首先由二手车商发起一个“车众筹”,平台为买家提供买入资金,资金以众筹的方式由投资人筹集。

  宣传对于金融产品的发展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维C物权的团队多为北大硕士,曾任职于知名银行、基金、券商等。凭借团队背景,外加可观的收益率,维C物权自成立起便吸引了不少投资人。

  “当时觉得这家平台有线P不一样。如果钱没了,至少还有车。”投资人起初大多抱着类似的想法,在维C物权进行了第一笔投资。

  两年多前,江鑫(化名)成为维C物权投资人。 他当时设定了1000元和5000元投资额,选定芒果计划和樱桃计划,一次性投资20余万,两年多投资七八十万。

  江鑫所说的芒果计划,主要是维C与车商合作,收购评估二手车并发布募集资金,募集成功后进行销售,销售期最长90天。若在30日内成功将车辆出售,投资人分得不少于37.5%收益;若45天内销售,投资人分得不少于43.75%;销售期限超过45天,投资人分得50%收益,剩余部分分给车商。如果销售不成功,车商需回购车辆并按历史预期年化收益率8%补足投资人。

  据先前资料显示,芒果计划最低收益21.06%,最高115.87%。较高的回报率,导致这些项目难抢,在投天数最少1天,最多13天。

  而樱桃计划则是维C物权与车商合作,收购二手车并发布项目募集资金,募资成功后,车商进行销售,销售后投资人可以获得众筹资金8%的固定预期年化收益,外加一成二手车销售毛利的分红。最长90天,车辆超过90天未销售,车商则以12%历史预期年化收益率回购。

  除此之外,平台还推出了草莓计划、西瓜计划、石榴计划等。其中樱桃、草莓、石榴的收益率一般在15%。相比之下,芒果和樱桃受众者相对多一些。

  铅笔道记者通过多位投资人了解到,用户的投资标的在1月20日左右莫名被替换成石榴,还有投资人称自己设置的标的为樱桃、芒果等,最后却变成石榴。

  石榴计划是一项投资工具。这是维C物权推出的固定期限类众筹服务,其锁定期限分为30天、90天、180天、270天和365天。例如投资人参与的锁定期为90天,预期分红收益率为10%,锁定期结束后投资人获得分红为*10%*90/365。而通过众筹人参与石榴计划将资金分散参与到不同车辆的众筹中。

  2018年1月25日,维C物权发公告称,草莓计划正式下线,次日上线桔子计划,推出新能源大巴出租运营赚取租金产品。12%的收益率外加运营分红,锁定期限为1天到365天。一名购买了桔子标的的投资人告诉铅笔道,桔子本身是做新能源汽车租赁,买了很多车租不出去,新能源补贴也取消了。

  3月9日,北汽新能源一则促销信息显示,2019年新能源国家补贴将降低50%,而地方补贴将全面取消。一名维C物前员工向铅笔道透露,“政府取消新能源汽车补贴之后,桔子计划运营能力明显下降,这个项目对公司影响会比较大。”

  习惯了每月本金收益按时到账,江鑫几乎忘了这回事。“今年想把维C物权里面钱拿出来用,发现之前投的部分标的已经延迟半年了。21万元资金退不出来,那些车辆也已经过户了。”

  投资人饶飞(化名)如今被维C物权欠款3万多元。2017年,他在网上发现这家理财机构,看到平台的股东包括多家知名风投,他心想,“平台没钱了,还有风投嘛!”这是他选择维C物权的重要因素。

  除了资金量,他和江鑫的投资经历别无二致。直到1月20日,他发现账户里的标的非自己所投,全部被打散成100元、200元。他给客服打电话才发现,平台要良性退出了。他在电话中哭诉,自己在新疆打工,每月收入五六千,家里还要养活两个大学生,现在真不知道要怎么办。

  “严格来讲,维C物权是P2P模式,区别在于有实质性资产,平台保管车辆证件,发生过户信息可以第一时间查询到消息。平台一时间密集爆出大量延期违约标的,肯定不是清退时才发生的。”

  2018年8月份,张彦想买平台的车。车商在山西,那时他正在三门峡出差,提出想过去看车,平台要求其缴纳保证金才可以看,百般推脱不让看车的情况下,他开始怀疑维C平台存在问题。

  现在,这些人投资人集体在微信群里维权,他们还在等着平台退款,还在寻求一个说法,还在用接龙的形式向客服询问那些大同小异的问题。

  铅笔道记者在维权群里发现,这些投资人已经前去维C物权深圳公司质问员工清退问题,并拍摄了视频。画面中一名投资人质疑维C物权清退行为为公司私自行为,并非政府要求,还发生一些口角冲突。

  对此,薛俊龙在维权群给予了回应。他解释了政府约谈清退相关事宜,坦言平台从未非法占有大家一分钱,是否违法由司法机关定论,平台会承担相应的责任。

  “真正欠钱不还、拿着大家资金逍遥法外的罪魁祸首依旧在那里,依旧没有还款,对平台高管个人中伤和威胁起不到任何催回作用。”薛俊龙在信中讲到。

  这番话可以印证投资人们的猜测:维C物权合作的车商跑路了。不过,在投资人们看来,合作车商出现问题仅是导致维C物权进入清算环节的原因之一。

  3月15日,维C物权清退组公开“维C物权良性退出通知书”,文中提到维C物权良性退出互金行业原因。首先提到的众筹发起人经营情况不断恶化,回购意愿不断降低,新能源汽车项目发起方受上市公司沃特玛的影响,造成违约情况,平台已启动催收、诉讼等,减少损失。除此之外,维C物权兄弟网贷平台“弹钱吧”于今年3月被政府约谈引导退出,也对公司造成一定打击。

  “弹钱吧”于去年7月上线,暴雷潮环境下,该平台本身体量并不大,外界称之为“船小好调头”。“弹钱吧”的资产主要为消费贷和车商贷。依托早期在二手车物权众筹领域积累,“弹钱吧”掌握丰富的汽车二网经销商资源,他们也是主要借款人。车商贷产品周期以90天/180天为主,基础年化收益分别为9%/9.5%。而消费贷则为购车消费分期和3C、教育、旅游等分期产品,周期大致为18月、24月、36月,利率为12%、12.5%、13%。

  2018年9月份,薛俊龙公开“弹钱吧”运营状况,团队共60多人,8月份交易量703.32万,净流出不到200万。爆雷潮下,成交量整体明显收缩,投资人转债时间较长。

  彼时,互金圈刚刚完成一波洗礼,“弹钱吧”选择在这个风口上线,外界争议颇多。薛俊龙面对记者采访称,公司已经与盈科律致同会所达成合作,ICP证书、银行存管均已获取,相关准备工作已经就绪,还提到深圳对于平台上线日期没有要求,不会影响备案。

  “弹钱吧”上线个月左右,终究没有逃脱厄运。维C物权宣告清退,对于薛俊龙给出的“因弹钱吧清退对公司造成负面影响”的理由,投资人们似乎并不买单。该平台客服在维C物权官方群解释:“两边都需要清退,175文指引方向明确,行业清退。”

  投资人张晓萌(化名)告诉铅笔道,政府只是要求清退弹钱吧,并没有要求清退维C物权,后者主动要求政府清退。维C物权主动篡改标的,她怀疑该平台创始人计划用维C物权的钱添补“弹钱吧”的资金漏洞。

  维C物权离职员工刘璐璐(化名)在平台工作两年多,她透露,在内部只知道弹钱吧被政府要求清退,并不清楚维C物权是否是政府要求清退。

  维C物权清退,是政府要求还是平台自发行为,尤未可知。但可以预见的是,这家曾宣告与劣币抗衡的二手车众筹平台的商业模式终究没有抵挡住政策与市场的考验。

  2014年,维C物权的注册公司金枣金融刚刚注册,还没有引入投资。该公司一位合伙人计划卖车创业,通过卖车他们了解到二手车行业普遍比较缺钱,有融资需求,而银行对于小微商户是不提供资金支持的,他们发现了二手车这片市场。

  车商帮助投资人卖二手(众筹)车,差价分红,维C物权居间提供服务、撮合交易,最初的商业模式逐渐形成。

  汽车行业差价率一般是5%-10%,维C物权提供的项目因卖车速度快,收益率也随之提高,资金流动速度快,高收益下,投资人能更加快速的转投下一个项目。

  维C物权众筹资金比例为:投资人出资80%,车商出资20%,由车商出售,到期出售失败则进行回购,给予投资人最低收益,期间车辆损毁的风险由车商承担。

  维C物权研发的天眼大数据风控系统,根据车商资产情况、家庭情况、央行征信及银行流水等百项数据指标,对车商融资额度进行授权,融资额度根据车商资质进行调整。这是维C物权与别家二手车众筹平台最大的不同。

  有团队背景和金融从业经验加持,金枣金融成立之初便获得资本认可:2015年,该公司获得新进创投百万天使投资;2016年,金枣金融完成由戈壁创投领投,如山资本(上市公司盾安环境002011旗下)、丰厚资本跟投千万级人民币投资;2017年,又获得盈动资本、51信用卡、盈灿资产(网贷之家)3600万元融资,创下当年物权众筹圈融资最高记录。

  在维C物权离职员工宋啸祺(化名)看来,“利差、募资成本导致它一直不赚钱。弹钱吧赚钱,不过最后也被政府清退了,如果做得早一些,公司财务状况或许会好点”。

  无论是众筹还是P2P,它本质利润空间均来源于利差。多数物权众筹平台与投资人往往七三分成,而维C物权是五五分成。对此,宋啸祺解释,运营规则是调整过的,并不是简单的五五分,而是按照具体的利润和额度来分利润。

  运营成本过高,也是导致平台入不敷出的原因之一。铅笔道翻看维C物权公告,拿2016年12月31日的公告举例,当期投资人累计赚取10,683,248元,加权平均年化收益率为20.55%。按照平台五五分成计算,维C物权当期收益为10,683,248元。

  “抽样调查的数据来看,1000多万元远不能承受一家金融平台流量成本、营销费用、人力、物力等各方面支出。”宋啸祺补充道,“维C物权商业模式比较重,也不赚钱,后来才尝试转型。”

  转型新业务,也许是维C物权截留投资人资金的原因。2月25日,一名维C物权投资人通过中顾法律网申请法律咨询。他称平台强加给他一些标的,原本是1000元起投的标的变成100元一个,而且都是逾期的标,不可以转让。

  他描述道,维C物权以政府清退名义截留已经回款的资金,平台要考虑转型新业务,需要动用投资人的回款。之前都是点对点回款,现在平台拒绝点对点回款,具体是谁否决了,平台并未透露。

  尚待完善的商业模式导致维C物权不堪重负,鱼龙混杂的二手车众筹市场,使这家公司一直游走在钢丝上。2016年12月27日,一伙假装需要合作的车商前往金枣金融总部洽谈合作,期间拿出一堆所谓的证据,威胁维C物权花钱消灾。

  查看当年资料,公司创始人薛俊龙对媒体回应,不止维C理财(原名)一家二手车众筹平台收到过匿名电话敲诈,但是维C理财却是第一家被敲诈者找上门的二手车众筹平台。

  二手车众筹不成熟的属性进一步凸显。自融和假平台是该领域长期存在的问题。薛俊龙曾讲到,一些二手车商会一边自己开设众筹平台,一边做着二手车买卖生意,还有一些平台的标的本身就是假的,只为了圈钱。

  金枣金融CEO薛俊龙毕业于北京大学物理系,这个曾经梦想是诺贝尔物理学奖的青年,在27岁读完物理博士后立志做物理学家中最会赚钱的人。

  曾有人问及公司为什么叫“金枣”时,他说:“我老家在农村,是吃着家门口的两颗枣树结的果长大的,记忆中,还在穿开裆裤的我就学着父母的样子,去挨家挨户推销刚从树上打下来的枣了,卖枣算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生意。”

  金枣金融尝试了很多业务方向,包括大学生贷款、网贷基金等,种种原因下,都没做起来。2017年10月左右,维C物权的交易额达到20亿。一年多后,没想到维C物权还是迎来清算的结局。

  维权群里,客服樱桃、柠檬......还在和投资人“互动”着。投资人们有的声嘶力竭讨要资金,有的冷静等待平台清算结果,也有投资人体谅维C物权现阶段的遭遇。

  “维C可是薛总用心血做起来的,他们也不愿看到这种结果。相信薛总说的,会把我们的损失降到最低。”某投资人说到。

  文章为铅笔道原创,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客服(微信:qianbidao01),违规转载将依法追究相关责任

  我是本文作者张茹雅,相关行业创业者求报道,咱们微信聊聊:y815051039。(加好友请注明公司、职位、事由哦)



相关阅读:新利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