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利娱乐

 

服务中心

临沂]多家五金店陷一比多骗局 商会公布维权热线

来源:新利娱乐 点击:时间:2019-08-24 03:02

  [临沂]多家五金店陷一比多骗局 商会公布维权热线日,年过六旬的王孝志、王再芝老夫妇,呆坐在位于临沂市兰田机电五金工具市场的店铺里,捧着一张法院传票的双手直哆嗦。

  10日,年过六旬的王孝志、王再芝老夫妇,呆坐在位于临沂市兰田机电五金工具市场的店铺里,捧着一张法院传票的双手直哆嗦。收到的诉状上写明,他们以10元价格卖了一盒假冒“一比多”品牌的砂轮切割片,侵犯了原告商标专用权,被要求赔偿经济损失及维权费用共计34010元。有人上门推销,留几件样品代买本是习以为常的事,缘何就变成侵权者,坐上被告席了呢?老两口不解。

  从去年起,兰田机电五金工具市场先后有10余名商户被“一比多”生产厂家起诉。而经历也都惊人的相似,先是有陌生人上门推销,随后有人指名购买,再往后就是登门要求私了,若不成就告上法庭,索要高额赔偿。大家商议后一致怀疑碰到了“钓鱼”打假。

  5月7日,一同收到“一比多”打假诉状与传票的商户及此前同样遭遇的商户,质疑对方“钓鱼”打假,集体站出来维权

  谈起变成被告,王再芝老人是又急又气。“我们各家店铺销售的商品,有很多都是销售员主动上门推销,将样品留在店铺里试卖的。如果卖得好,我们就会继续合作,如果销售情况不好,就再由推销员带走。这次给我引来官司的所谓‘一比多’砂轮切割片,就是这样大约在2011年进入我家店铺的。”王再芝说。

  2012年5月份,有两个穿着打扮斯文的男士找上门,点名就要“一比多”砂轮切割片。“来买切割片的一般都是工人打扮,突然来两个打扮很正式的顾客买切割片,并且点名要这个市场上极少听说的牌子。”王再芝的这一丝疑惑还没来得及开口问,就被接踵而至的其他顾客给打断了,开了“割片一盒”的收据并收了钱后,这两人便啥都没说提货走人了。王再芝说,一年后的2013年春天,突然来了两个青年人,说其销售的“一比多”砂轮切割片是假货,他们已经找公证处公证,并拿出一年前开出的收据和售出产品的照片,要求王再芝老两口承担责任。两人临走时还主动送上名片,表示这件事可以“补偿几千元”私了。

  起初,王再芝以为碰上骗子,并没有搭理。没成想又过一年,5月7日,她接到法院传票。原告是厦门一新砂轮有限公司,即“一比多”砂轮切割片的生产厂家,被告则是老伴王孝志,对方要求立即停止销售侵害“一比多”商标专用权的产品,并赔偿经济损失30000元,另外承担原告为维权支付的合理费用4010元及本次诉讼费用。

  王再芝一打听却发现,自己所在的市场同日还有2家店铺收到一模一样的诉状,而大伙还只是本市场经历此遭遇的第三批商户。

  与王再芝老两口同在兰田机电五金工具市场,并于7日一同接到传票的还有种衍磊和张景阔。在联络其余商户集思广益时,他们发现前两批被起诉商家大都选择花钱“私了”,个别“不服”的商户在账号被冻结之后,也只得花钱了事。更有一名商户表示,自己原本没有“一比多”砂轮切割片,在“买家”要求下从别处调来该商品出售,也被起诉,花费万元才将此事“摆平”。

  “我与王婶的遭遇如出一辙。”商户种衍磊回忆说,在2012年5月份,有“买家”点名要“一比多”砂轮切割片后,自己媳妇在收据上只写了“切割片”几个字,见状对方表示不同意,并明确要求在收据上写明商品为“一比多”切割片,“当时,我虽然觉得这俩顾客有些较真,但也没太在意,还是让媳妇把收据上的商品名称按顾客要求写全了。过了很长时间后,就有自称打假的人拿着收据条和产品的照片上门,后面情况就与王婶一模一样了。”在种衍磊、张景阔等人走访联系中,他们也发现曾经有“不服”的商户,但结局却很“难堪”,张守献就是其中一位。“我将他们起诉的事都没放心上,开庭也没去。结果,事后对方派人给我打电话说,我的一个账户有两万多元被冻结了,自己一查果真如此。这下才有些慌神,忙派儿子去找对方代理律师,在交了6000元钱后,换来了对方开出的一纸收到条,这个事才没再纠缠我们。”张守献说,自己根本没精力应付这场官司,对簿公堂只能耽误日常生意,与其损失更大不如花钱消灾。

  当年市场中被所谓“一比多”推销员请求代销砂轮切割片的商户很多,王再芝、种衍磊和张景阔便逐个询问,看是否还有人遭遇此种状况,都怎么应对。结果一问才发现,遭到“一比多”砂轮切割片生产厂家索赔的商户还有很多,被起诉时间上有早有晚,从2013年至今大致分为三批,人数达到10余位。

  “我们分析后认为,正是把握住了商户的心理,对方‘钓鱼’打假的伎俩才屡屡得逞,我们市场中的商户李君安、金灵华等人也都像张守献一样,最终选择了花钱‘私了’。”张景阔分析说,正是有了第一批、第二批“被诉”商户乖乖就范,才有了自己这第三批被起诉。郑兴菊与老伴就是第一批被厦门一新砂轮有限公司起诉的商户之一。时至今日,她仍感觉自己是最“委屈”的。郑兴菊回忆说,“2012年春,有两个本地口音的男子上门点名要购买‘一比多’砂轮切割片,而我家店里并没有这个品牌,便推荐他们去别家购买。此时,其中一男的便说,店中没有就去别家串串货,帮忙拿一盒来。禁不住顾客的请求,我便安排女儿找其他商户拿了一盒‘一比多’,以18元的售价卖给了他们。”

  结果到了2012年秋天,有两位陌生男子来到郑兴菊的店里。“来人张口就说我之前卖的‘一比多’是假货,要起诉我,但同时还说如果我不愿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也可以拿钱私了。”对于这番话,郑兴菊说自己并没有理会,随后这件事就逐渐被淡忘了,“可到了2013年,法院传票送到了手里,我才又想起那两个年轻男子。俺和老伴一直都本分做生意,一收到法院传票,着实吓得够呛,不知该怎么办,每天都紧张不已。直到2013年11月花费约一万元之后,才将此事摆平。俺原本没那货,应‘买家’要求才调的货,还无端被起诉,你说俺冤不冤?”

  商户们遭遇“侵权起诉”后,第一时间反映给了自己的“娘家”临沂批发商联合会,相关负责人王友华在帮会员梳理事情来龙去脉后,列出了五大疑点,并联系常年法律顾问给商户支招应对。

  “在我们分析看来,‘一比多’事件中,至少存在五大疑点。1,既然是打假维权,为什么不依靠工商部门,厂家代表出面一起进行现场查没?2,一盒切割片才卖十多元,起诉书中声称索赔3万元,有什么依据?3,厂家代理律师协商解决问题收取的金额不等,并且商户一直也没收到撤诉状或调解协议书一类的文书,这里面有没有违规操作,商户的赔偿款又哪里去了?4,该公证处明明知道厂家取证为了打假索赔,但在明知道小五金店的老人没有该切割片,被买家忽悠着去调货的情况下,还给做证据公证,是不是违反了职业道德,或有违公正?5,厂家一直在打假却没有真正找到生产假货的源头,这些产品究竟是不是从厂家流通出来的,公证人员取证的仅是购买过程和所谓证据保全,但切割片究竟是不是假货,谁给出的鉴定结果,真相背后到底是什么?”王友华说,“种种迹象让我们不得不起疑心,怀疑这就是一起有计划,有预谋的,以营利为目的的‘钓鱼’打假或‘碰瓷’打假。”

  为了尽最大努力维护商户合法权益,王友华又与商会常年法律顾问取得联系,顾问认为“一比多”事件中存在“诉讼诈骗”的可能,给出的应对建议之一就是商户应该“多比一”,联合一块去报案。“这次站出来的是兰田机电五金工具市场业户,但从商会会员口中,我们还听说在站前市场、河东五金市场等地也有商户‘躺着中枪’,为了号召更多遭遇‘一比多’事件的商户站出来,抱团维权,我们特委托法律顾问开通热线,集中受理商户们就此事的咨询。”王友华说。



相关阅读:新利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