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利娱乐

 

企业荣誉

沈大成和功德林的经营商品

来源:新利娱乐 点击:时间:2019-05-12 08:26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七天时间里,就像过了一个世纪。辗转反侧,我又在现实中演绎自己的点点滴滴……初夏的感觉真好,鸟语花香。小村的幽静让人不加思索……

  清晨起来,洗刷完毕,正要打算去上班,剑哥说要我和小K去寿光,说半个小时就来到,让我们俩在宿舍等他。于是我们在床上睡会觉等他,平时上班都无精打采。那小谁还说自己眼疼,我看分明就是当夜游神当的。

  睡了一觉,看看表都快8点了。那小子说话就和称东西的数量一样,说什么事都是公的。我心想你十一点二十九来不?(我们十一点半下班)一样有工资滴!不来正好,正好补补觉,嘻嘻……睡的迷迷糊糊的,他小子就来到了。

  来接我们的平时我们都叫他鸡哥,他气宇轩昂的在老远笑咪咪的就给我们打招呼。去的时候陈建说两天就回来,所以什么东西都没带。坐上车,看着窗外绿绿的世界,视野是那么的广阔。小车拼命的在灰色的路上咆哮,它没有那种骑在马背上的那种狂奔,没有让我感觉到骑在马背上把马儿驯服的骄傲。如果现在没有先进武器的抑制,我想我张剑也能是一代枭雄吧!

  鸡哥,坐你的车有种飞的感觉,可是我的心也是很忐忑滴。车能开到二百码,傻逼绝对不会开一百九十九。你真是牛逼上挂秤砣最(坠)牛逼。劝你把你的车配置好四轮驱动、飘移…这才适合你的双重个性,会更形象些。你还缺了一点就是开车没有跳舞。那我说任忠亮你拜他为师吧!忠亮开车乱晃,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也可以说是空前绝后。

  到了寿光,没有到达要去的目的地。还要在厂子里等李总,不知道那个花心大罗卜狗日的干嘛去了?鸡哥有事先走了,我们就在传达室里坐着等李总。

  传达室里有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快要入土的老头。中年人还挺Ladygaga,追潮流,在那低着头聊QQ的。老头无处事事,在屋里晃来晃去,晃的我们看着都不顺眼。那边走来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女孩子,也就而是二十三四。老头故意和我们调侃说:“小伙子,你们看,小姑娘的屁股这么大,肯定以后生孩子不难”。晕死,看表面道貌岸然的老头,却是满脑的黄色思想。说实话,越岁数大的人越花心,在人们面前装的彬彬有礼,背后却无线年在上海的时候,我们去找那个大两岁的有事,走到门口,屋里正插着门。那时只听到屋里就像小学一年级学的字母aoeeeee的声音。

  中国却是个有着5000千年的文明大国,不计其数的传统美德,礼仪之邦的国家。人们成天说讲文明,树新风、做个有道德,有素质的人。在我看来都是行尸走肉,真正能做到的却是寥寥无几。虽然有君子有小人,大多数人都是介于君子和小人之间。其实话又说回来了,现实社会就是像演电影一样,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就行了。

  都快9点了,李总开着小车才来。带着她的小奶载着我们去他小奶家。。。寿光市纪台镇镇武村。第二天

  房东有三个女儿,没有儿子。用我们老家的话说就是绝户头。家里挺富裕的,种植了两个蔬菜大棚,不管怎么说,对于农村一年收入十来万也是很好的了。新的环境,总有些不适应,在某些方面有点受拘束。值得庆幸的是,他家有两个院子,不和我们住在一个院子里。我感觉陈建就像把我们软禁一样,高高的围墙,无奈的蹂躏。对于出来打工的许多人来说,就用一个字形容,那就是“卖”!我似乎把自己卖给了陈建,而陈建又把我像鸭子一样卖给了寿光一家种植大棚的大户人家。而这家大户人家不把我当成鸭子,刚买来对我很好,有新鲜感,慢慢地鸭子快长大了,对我在某些方面就非常的吝啬。再高的墙头,也会飞出去滴!

  刚来的时候不是什么东西都没带嘛,钱包都忘了带了。剑哥说只过两天,我看最少得一个星期。钱包没带,银行卡在钱包放着呢?到银行取钱也没办法取啊!给房东借吧,虽说我们“不要脸”,但是这点自尊还是有滴。什么都可以不买,但是香烟就像女人,当荷尔蒙来临的时候女人是不可能缺少的。如果我喜欢的那个女孩子闭着眼睛幸福的依偎在我怀里的时候,旁边正好驶来来一架战斗机,低空飞过,声音很大,吵到到了我爱的那个女孩子。女孩说:“你现在就打飞机”。

  给陈建打电话说是明天来我们这来给我们送钱。可是我们的烟恐怕坚持不了晚上,怎么办?一颗烟凑三次吸,可怜死了,丢人死了。

  房东似乎真的很吝啬,刚来的时候对我们很好,本来他以为我们过两天就走,可是两天我们却走不了,需要一个星期。刚来给我们一个甜枣吃,也算第一印象吧!就像去见一个网友或者去相亲之类的,对方如果不喜欢你,一切都是行尸走肉,即使再多的努力都只是自作多情,到最后换来的只是歇斯底里。

  房东有一点是比较慷慨的,这一点值得表扬。也不知道啤酒厂的老板和你哪个女儿有关系。光知道买酒,似乎烟厂的老板强奸他女儿似的,看见烟就来气,更别说是给我们买烟了。真不知道这个地方什么习俗,我感觉这个地方的人不是正统的炎黄子孙,没有受过中国五千年文化的熏陶,根本就不懂得待客之道,让我们有种身在异乡为异客的感觉。

  给剑哥打电话诉苦,建哥劝我门说:“九十九拜都拜了,不差这一哆嗦了,再坚持几天”。

  小三送饭来了(房东三女儿,我们管她叫小三)标准的典型的持家女孩,也是倾国倾城的。嘿哈,我是全世界最色的射狼。我不应该对她射,我应该对我喜欢的那个女孩射!第三天

  清晨起来,天气暗暗的,似乎老天也不高兴。好像老天和失恋一样,总想大哭一场。它暂时抑制住的自己无奈的思绪。

  这天有一种期待,等待建哥的支援。早上的时候,好像从水中捞出来的人一样,迫切的需要人工呼吸。憋的是百抓挠心。和陈建打了几个电话,催他快点来,要不明年的今日就是我们的祭日,都快憋疯了。

  当我刚出大门的时候,看到陈建来了。桀骜的样子,眼神还是多了几分忧郁。别管怎么说,陈建也算日理万机,这不,又来给我们送钱来了,以后就叫陈建宋江了。

  乌云密布,正午的天空黑黑的。老天这回镇的忍不住了,它彻底伤透了。它那么爱月亮妹妹,对月亮的情感是多么多么的专注,是至死不渝、是全心全意、是赴汤蹈火、是厮守到老。。。可月亮根本就不喜欢老天。这也许伤了老天的心,我感觉老天的痴心绝对是对的,抛开一切杂念对月亮是那么的痴心绝对。即使老天是自作多情到,最后的结局是那么的悲剧,但它也是问心无愧的,最起码它为自己喜欢东西去全心全意追溯。老天慌不了,因为永久的老天心中有个月亮妹妹。。。

  一声震侧山谷的雷声之后,雨开始拼命的下起来了。我在以前的一篇关于我喜欢下雨的日记中写到《喜欢下雨天》这里面有我喜欢下雨的原因。

  下雨啦!街上几乎没有行人了,小狗钻到自己的小窝里了,狗宝宝在妈妈的殷勤的拥护下,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狗宝宝。胡同里泥泞的小路像一条沼泽,沼泽那头就会有许多美好的东西,我多想试图走过那条胡同,可是一切都是冥想。

  下雨气温有点冷了,来的时候没有带外套。冻的撑不住了,房东一点眼色都没有,也不问问小伙子你们冷不冷。最后我向老阿姨要了一件外套。外套是她三女儿上学时候的校服,我当时没好意思说。只是在心里默默的嘀咕,哎哟,把你家的古董拿出来你不心疼啊!

  雨似乎还没有停的意思,还在淅淅沥沥下着。还是和前几天一样生活平淡如出,我享受着这场雨给我带来的感觉。我希望这场雨一直下,因为我喜欢下雨,雨能下一个五月不?能下个2011不?就让老天哭个痛快吧!把它心里的委屈彻彻底底的都哭出来。

  当我站在窗台看向这个村子,这场雨的杰作没有给村民们给来任何好处。就拿他们的农作物来说,他们种植都是蔬菜大棚。所以说下不下雨对他们来说毫无意义。反而使这里的空气新鲜了许多。

  因天气凉,小K的抵抗力差,所以发烧了。那小子还鬼使神差的和我开玩笑。。。

  最令人蛋疼的是这个村子连个信号塔都没有,手机信号有时一个,有时两个。朋友打电话总是暂时无法接通。我的手机还好点,最起码是刚买来的。小K的手机如果不跑到高处,一个信号都没有,估计是信号器坏了。不到半个月,我开通的移动GPRS五元包月的早已超出额定的流量,我说呢?刚充的话费这么快就没了。

  用小K的手机上QQ,还得跑到屋顶上,跑到屋顶上信号还不稳定,妈的,夏天树叶枝叶茂盛,影响接收信号。还得把手机举的高高的,邻居看来还以为董存瑞起死回生了呢?

  我们走到屋里一看,O-YEAH……这回房东吃错药了,难道是哪根筋不对,竟然给我们用茄子炖了鸡。茄子他家绝对应有尽有,要个三车两车绝对不含糊。这回可不用再过和尚生活,我们也不是回族。我们鸡也要,猪肉也是要吃滴。

  房东不知道哪个女儿可能是和酒厂的老板有关系,什么都供不上,偏偏啤酒就能供的上。真奶奶的尿性。小K感冒不能喝酒,我也不知道是哪辈子修来的酒福,可是我也不能喝,酒量有限。如果碰到那些死党们还比较好点。一个人不喝酒,两个人不赌博。话虽这么说,我不能浪费这些可怜的啤酒吧。

  晚上喝瓶啤酒吃过晚饭,坐在阳台上,听着悠扬的歌曲,是那么惬意的一件事情,我想,生活也就如此简单。没有了你在身边,心里总是空空的。即使再美的雨夜,再美地方我也无心欣赏这些美好的东西。看村落的雨夜,是那么恬静。第五天

  太阳快露出笑脸了,我们整装待发迎接清晨的第一缕晨曦,一天之际在于晨,我想我们的那些来源于生活中的杂杂梭梭,希望这场雨水能把那些来至内心歇斯底里全部洗剂干净,太阳的光芒给带给我们力量。。。

  晚上我们听说村东头有个结婚的。这里结婚有个习俗,那就是请歌舞团来演出。牛B,人家有钱。

  对于这里的老百姓经济收入基本上都差不多,人们的生活水平都能达到小康。人们的生活条件有了保障,当然在自己本身某些方面也有了奢侈。就像这家结婚的请来歌舞团也是正常的事情,但对于这里的百姓来说。

  走到村东头大概有段距离。我们却兴高采烈的去往那个霓虹闪烁的舞台,刚下完雨,路上难免有些泥泞,幸好买了一双拖鞋。

  《舞者部落文艺演出》走进和谐社会农村,丰富了群众的文艺生活,给这对婚礼的气氛增色了不少。这里表演对于经受五千年封建社会的那些老年人,这里表演的某些节目不附合他们,而他们看的却是目不转睛。可是都是来源于艺术,艺术是无止境的,要是有个出名的人说,生活的点点滴滴都是艺术。而艺术有时是建立在道德之上的,万一触犯了道德的底线,那就不可想象了。有的艺术家觉得自己有点出色的一技之长,就会站在艺术家的角度上蒙蔽可爱的人们。可爱的人们也真是的,他们放个屁,你们也说香。在吃饭的时候小K对我说:“他看到一个报道,北京的一个老汉,在大街上做爱。等到派出所去抓他的时候,老汉说:那是艺术。晕死,你她妈变态。正如以上说的,艺术不论西方国家还是中国都要建立在道德之上的。现实生活中不论你装不装B,这种道德也是要有的,那干嘛人还穿衣服呢?而有些熟的不能再熟的小品真令人蛋疼。更令人恶心的就是狗日的还说本地话。小妹们跳舞跳的不错,其实那些装B所谓封建的老百姓尤其是老爷们他们看的比谁都认真。。。

  这场演出我们似乎意犹未尽,在回去的路上我们还在争先恐后的讨论演出节目。。。

  我说:“就像咱老家里田野里的麦子,到处都是,这就不足为奇了。你要是种点稀罕的东西,肯定会被人偷”。

  我们要是真碰到在蔬菜大棚里野合的,我们不会打扰他们。计划生育知道绝对会鄙视我们,说我们作为公民不去倡导计划生育,去支持计划生育工作。反而任他们肆无忌惮的放纵。

  我们不能去破坏制造一个生命的过程,我们会被受到某些方面的谴责的。其实关于这方面双方都是自愿的……我们更不想向前去扫他们的美好兴致。第六天

  这天真的好热,骄阳似火的气温,我们都不敢出屋门。把窗户全部打开,吹着凉风,嘴里哼着曾经唱的不能在熟的曲调了。小三听到我们五音不全的歌喉,笑了。她笑的是那么天线岁的小姑娘,青葱的年龄,花开的年龄。多好的一个小姑娘啊!

  可惜的是她暂时没有什么作为,只能帮爸爸妈妈种植蔬菜,这么好的姑娘整天待在田野里,似乎有点可惜。从她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种无奈,感觉她也是不情愿的。她大姐嫁人了,二姐被包了。爸爸妈妈种植了两个蔬菜大棚一时忙不过来,她就在家帮爸爸妈妈,可想而知是一个孝顺的孩子。

  房东没有儿子,如果三个女儿都嫁出去了。我的感觉那是不行的。把小三留在身边来养老,陈建故意和我调侃说:张剑你别走了,你就倒插门吧!我说:“那可不行,俺爹就我一个儿子,而且小三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要倒插门让小K留这”。

  晚上在吃饭的时候,张亚洲给我打来电话,说我给自己设定的小小宏伟蓝图怎么样了?我说:还在原地踏步走。

  张亚洲的一番话说到我心里去了,出于兄弟之间最真挚的关心。换成是外人他们绝对不会向我说那么多。他们又不嘴贱,干嘛给我张剑说这么多呢?说话还得浪费唾沫,说的口渴了,还得喝水,喝水还得浪费电或材,又给国家浪费资源。

  亚洲的一番话说的我心里不是滋味,但是从心里我很高兴。我需要朋友这样的激励,因为原来的动力就像一堆火一样,他又往上面加了一点油,会燃烧的更旺盛了……

  残阳如血,沐浴着初夏夕阳西下的阳光,吹着初夏的微风、坐着李总的小车我们又回到了老地方……

  注:我不是在写工作报告,不是在写作文,不是在写小说……我喜欢在笔尖上尽情放纵着自己,也许当你们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觉得我张剑是个不择不扣的大色狼,我只想说,现实生活中你们根本就不了解我,我在这里不想作多解释。也许你们会觉得我的文笔很坏……也许是个人的一种风格吧!我也没什么文化,老布衣一个,我很庆幸我没有继续完成自己的学业,如果完成了自己的学业那样自己觉得自己是个书呆子。最值得庆幸的是老师教会了我1+1=2,教会了我会写张剑这两个字。



相关阅读:新利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