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利娱乐

 

企业荣誉

董其昌大展有余波:百年朵云轩策划“文心游艺

来源:新利娱乐 点击:时间:2019-05-17 14:22

  上海博物馆“丹青宝筏——董其昌书画艺术大展”展览期间曾有“满城尽说董其昌”之言,虽不无夸张,但也说明其巨大的影响,这一大展虽然已经闭幕,但影响却一直在持续,并终于影响到了上海书画创作界。

  昨天,由百年书画老字号上海朵云轩自主策划的 “文心游艺·万化生乎身——海上中青年艺术家展”正式对外展出。与前两届不同的是,第三届 “文心游艺”展更多突出了策划性与中国画的传承性,参展者一方面以作品表达了董其昌的理解,另一方面以创作呈现出对当下与自然的感受。

  “‘文心游艺’这几个字的,有着一种对文人画正脉的追求。春节后,朵云轩组织参展者到上海博物馆观摩了董其昌大展,希望每人拿出一件临仿或写董其昌意的山水画作品,向上海博物馆董其昌大展致意。作为中国艺术的重镇,在上海年轻一代的中国画家中,对于文心与笔墨的追求从来不乏其人,这些参展者平时即多小聚而论艺。”此次展览的学术主持、知名报人郑重说,观摩与取法董其昌大展对于当下中国画的创作是有着积极意义的。

  上海朵云轩集团负责人朱旗、路燕表示,三年前朵云轩开始自主策划首届“文心游艺”展览时,就是对文人画一脉的重新关注,这一学术品牌今后还会继续下去。

  上海博物馆书画部主任、董其昌大展策展人凌利中在开幕座谈会上表示,朵云轩第三届“文心游艺”展结合了董其昌大展,是对董其昌展览的支持,当初策划董其昌大展的目的之一是因为很多人都没有系统、完整地看到董其昌,还有一个问题是“什么是董其昌”,比如董其昌作品的真伪问题的迫切性在哪里?上博书画策展今后将延续美术史与学术的思路。

  此次展览由80多岁的知名文化学者郑重与70多岁的知名画家萧海春担任学术主持,且二老均有书法参展,五位中青年参展者则包括陈翔、朱忠民、顾村言、甘永川、牛孝杰。以下是“文心游艺·万化生乎身——海上中青年艺术家展”开幕座谈会摘要。

  朱旗(上海朵云轩集团总经理):作为一个书画老字号,明年是朵云轩成立120周年,经过几代人的传承,朵云轩在海派艺术的发扬、推广、普及,也做出很多的贡献,曾经有过非常好的辉煌,现在交到我们这代人的手上,我觉得责任重大,使命光荣。“文心游艺”这样自主策划的展览之前是由朵云轩副总经理路燕策划,这个传统我们要保持下去。

  说到中国美学教育,其实在基础教育阶段,这一段似乎是没有的。为什么我们中国的传统艺术传承会面临如此大的困境?包括我们说文人画,中国画最讲究逸韵的,最讲究文化的内涵,对审美的要求是很高的。但是现在中国教育里面没有,这不光表现在字画,也包括戏剧,其他的东西碰到这样的问题就是因为这样的空白。今天的活动一个是我们自己的学者、艺术家之间切磋、交流的机会,同时借用今天大家相互切磋、讨论的过程,也把我们对中国古代的书画艺术的理解,通过这个平台传播给更多的大众。我在上图公司的时候,艺苑真赏社在民国有一个对子,其中一句是“经营不忘翰墨香”,说的是把经营和整个文化的底蕴要结合在一起的,所以不能把朵云轩纯粹做成买卖。买卖也要做,学术交流也要有。

  陈麦青(复旦大学出版社学术总监):从我个人的理解来讲,一个人从事艺术文学,其实最重要的是需要交流。你临古、学古,那是跟古人交流,别人可能不能理解你跟前贤交流的快乐,但是你心用进去了,不管读书还是画画,肯定有很多心得,那个就是说与古人游,与前贤游。我觉得这个游了以后还不够,相互之间要有切磋,那就等于说现代人的交往,也要有切磋。这个切磋其实是中国传统文化中间,学习过程中间很重要的。所以我觉得朵云轩能够提供一个交流的平台,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很值得赞赏的举动。因为说穿了,朵云轩是一个艺术经营机构,不管是经营还是研究都需要交流。人的心得和人的长进都是通过交流实现的。出去能够经常开展这样的交流,不光是艺术家的意境能够提高,眼界能够开阔,而且使得更多的人能够加入这种游弋,加入这种交流,这种交流圈子一扩大就成了社会的影响,或者普及的力量,我觉得这样的话对我们整个社会,对我们美育教育来说,对提高老百姓的审美也好,反正就是说对于提高整个社会的素质来讲,绝对是好的。

  廉亮(画家):在40多年以前,我开始学画画,老师跟我讲过一句话一直记到现在,“画画最忌讳心不静”。我是崇尚古典主义的,我感觉在技法上,对好的经典要理解,也要弄清楚用的是什么材料,如果学习古典,材料都不对的话,肯定不行。每个人都有特点,百花齐放,有的东西适合你,比如长于书法的,对笔比你们任何一个人都懂,一个展览,每个人不一样才是有意思的。我希望这样的展览每年举办,以后多策划些专题性的。

  陈浩(程十发艺术馆研究员):这次展览一是通过对董其昌为代表的松江画派致敬的方式,嵌入了个人自己的理解,或者对上海书画文脉的理解,通过自己艺术语言的探索和绘画想法的创新,融入到自己的创作当中去,形成了当下上海书画,特别是在山水这个脉络里面的发展。

  谈到松江,谈到整个上海,从元代赵孟頫、从浙江到松江、从明代中后期的山水画大家们来看,山水画的发展由此而下,形成了上海书画史非常强悍的时代。从这次展出的作品里可以感觉到,我们上海书画发展文脉的流传有坚实的基础,还有坚强的后备,也可以感觉到我们非常需要将古人创新的精神流传下来。传统可能会成为固定的形式和样式,但是传统的精神和心路路程肯定是有启于我们后代和当下的书画家。

  凌利中(上海博物馆书画部主任、董其昌大展策展人):这次“文心游艺”展结合了上海博物馆董其昌大展,也感谢大家对我们董其昌展览这么支持。我觉得我们办展览的,包括我个人非常荣幸参与这个展览,为什么办董其昌?实际上董其昌这么一个承上启下的书画史大师,但就展览而言是空白,研究有很多,除了大家、专业人士之外,都是零零星星看到董其昌作品,很多人都没有系统、完整地看到董其昌。

  另外一个问题“什么是董其昌”,其实这也是面临的一个很大的问题,比如董其昌作品的真伪问题,它的迫切性在哪里?我不具体点名,近五年来,包括中国台湾地区用董其昌作品用的海报,包括我们国内最近几年出版的董其昌论文集封面,还有一些董其昌的专辑、论著,封面选的董其昌作品,从我个人来说都是有问题的。因为我关注董其昌比较久,尤其是关注董其昌真伪问题,我们要努力呈现什么是真正的董其昌,所以真伪问题是面临挑战的,如果没有对它很好把握的话,的确是弄不好。

  上博有丰富的董其昌作品,真迹有一百件,这次展览是直面的,没有回避这个问题。谁真谁假不重要,不管北京故宫的,台北故宫博物院的,上博以往画册里面当真迹的作品拿出来讨论,我们甚至把台湾博物馆的画册买回来,放上去让观众看。老实说画册看作品,哪怕是真迹,一张纸也看不清楚,相当于一百米以外看一个人,你怎么知道董其昌真正优秀的地方。而且原作和画册,原作就像菜市场的鱼一样,眼睛会动,画册损耗很多,一本画册哪怕是真迹也看不清楚。另外一个画册里面的真伪是相当复杂的。

  我个人对董其昌是非常喜欢的,所以我们这个展览想在过往的展览中有进一步的突破,突破点还是真伪的问题。我想上博的董其昌展览对将来的意义会比较巨大。就是说这次有60万观众,我们统计了一下。将来真要办这样的展览可能是二三十年以后,所以我非常荣幸参与了这样一个董其昌大展。我觉得上海博物馆与当代的画家平时多互动是很有好处的,董其昌展览的想法也是顾兄提议的,虽然书画展比较热,但是选题方面我想通过这个展览,我自己跟顾兄有一些讨论。上博从2002年的晋唐宋元国宝展开始,引领了公众和民众直面国宝,以前都是教材上的,从现在说现在这个展览再办意义没有当初那么大,也是不可持续性的。董其昌大展这次出版的画册售价两千元,第一次印刷的全部卖完,加印的在展览期间也卖完了。在上博展览期间,这种现象是第二次出现,第一次就是晋唐宋元国宝展。从需求来说,也是对我选题的思考,从国宝展到董其昌展有什么变化?董其昌展可能是选择了从美术角度来说有这样一个意义在里面,因为博物馆有这个资源,需要更多从美术书籍的角度看,而且从反响来说,我觉得从良好的反响来看也是将来策划的一个思路,即从国宝精品展到学术展的转变。

  陆灏(文汇报资深编辑):先说上博董其昌大展,非常好。因为从晋唐宋元国宝展开始就把观众的胃口吊得很高很高,基本上除了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很多中国古代书画经典都来过上博,但一下子胃口吊得很高,接下去怎么做,所以从学术策划是一个角度,其实我们文字爱好者更喜欢看平时看不到的文人墨客的手迹。再说到“文心游艺”这个展览,已经是第三次了,非常有意思,但问题是什么呢?我觉得这一次是有策划,但在展览当中没有完全体现出来,而且部分作品是旧作。这次借着上博董其昌大展,可以叫做“致敬董其昌”,从书法和绘画都可以是董其昌风格,董其昌一路,或者跟董其昌有关的,或者把董其昌的画变成抽象画都可以,我觉得有一个专题比较好,现在看,还是不完全切题。

  石建邦(艺术评论家):我刚刚看了一下,感觉一些作品就好像人蛮好,但配的短裤衣服不好。为什么这么说?刚刚看有的画框不好,裱得不讲究,而且配合展览的这个画册严格来讲做得一般,因为要么不出,要出就要统一,因为现在出本画册很容易。刚才陆老师讲得有一个主题,我觉得也非常好,比如“向董其昌致敬”,这个主题好像每个人都有写一段小的感想还是什么,但现在看不明显,我感觉可以融在作品里,还有比如用一些谈话录、画语录,有意思的,放进去。

  陈翔(上海中国画院副院长、上海美协副主席):时间很宝贵,我先自我批评,主办方当时讲每个人要画一幅临董其昌的画,那一幅结果没拿来展出。我这么是做有原因的,我是觉得董其昌当然是很了不起的画家,而且是传统绘画里面很重要的人。但是今天有没有必要一定以临摹表达对董其昌的敬意,不一定。我的想法是什么呢?我们要看董其昌画里面真正好的东西,它不是图像,不是笔墨,不是技法,而是气息。你站在它的画面前你会感到一种气息扑面而来,让你一下子人静下来,是这种感觉。这次展出的六件我是希望从气息上是向董其昌靠拢,至于做得到做不到我不知道,但是是在往这个方向努力。刚才廉亮说到绘画中材料工具的问题,比如,皮纸是有缺陷,如果不换纸的话,那你笔墨上要再动点脑子。这个东西有时候是很微妙的,我的一个体会,画面上的一些细节,差一点点就差很多很多。董其昌为什么很厉害?造型也不好,但是他那里面让你感动的东西很微妙,在这个方面我们五个人都要继续研究,都要继续探索。

  严智龙(上海戏剧学院教授):朵云轩对很多画家是向往的。有大量最优秀的传统,十年前我看朵云轩,那时候看到还做当代油画,所以我觉得朵云轩不完全是传统,还是有很强的现代精神,更重要的是她的文化含量。我觉得对于发现中国传统绘画自身的文化价值,朵云轩通过这样的展览是在做,因为她一直保留了这部分的根,一代又一代传承下来,表面看起来似乎在产生的经验里不断地进行思考,实际上在文化本身来说,一直在巩固和完善中国传统文化的文脉。

  鲍广丽(文汇出版社资深编辑):孔子问弟子的志向时,曾点说志向是“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这次展览给我的感觉也似乎是暮春者,有一种非常快意、自得的意思,有文人的自在在里面。看董其昌大展,我感觉交友确实很重要,一群志趣相投的人,大家以会谈、雅集等各种方式在一起。董其昌能成为一代大家,集大成又有体系完整的一代宗师,这与他们朋友之间互相促进是分不开的。

  大壶(画家):因为明天下午要在中华艺术宫讲董其昌,所以今天在这里听听大家怎么认识董其昌的。其实我不讲董其昌,因为研究董其昌的人太多了,我想讲董其昌前后三百年,到底是怎么产生董其昌的,为什么中国美术史上董其昌是绕不开的人物,四百多年来争议不断,这个一言两语是说不清楚的,董其昌到底做了什么会影响这么大,从艺术家来说,董其昌的笔墨是非常高级的。伟大的画家都是承前启后的,不是说他是石头里的孙悟空蹦出来的,它肯定是有美术修养的,再找到自我,再开启未来,优秀的艺术家全是这样的。

  顾村言(主持人):这次展览结合上博的董其昌大展是缘于春节后朵云轩路燕一行拜访郑重老师时,郑重老师的提议,因为时间紧,所以筹备其实比较仓促。包括作品的准备与画册印刷也仓促,但我们确实是想向上海博物馆的董其昌大展致敬,通过笔墨表达我们对董其昌的理解,展出的作品既有对董其昌临仿之作,也有或写其气息与意思的画作。我觉得上海博物馆董其昌大展的影响是多方面,也是深远的,不仅要看董其昌大展对于古代书画研究的意义,也在于对当下山水画创作与对回归文人画一脉的启示与影响。中国艺术到了董其昌,到了晚明,其实有很强的现代性了,董其昌对我们启发的并不是画技,更主要的在于文心,在于拒绝奴性,进而发现一种人生的自在与生机。感谢大家。



相关阅读:新利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