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利娱乐

 

行业动态

商会“名利场”:有企业家宁可捐600万也要当会

来源:新利娱乐 点击:时间:2019-06-08 10:17

  民用商会作为一个商业帮派,谁来当老大,这不仅取决于企业资产有多少、企业家的影响力范围,更在于所在商会会长的含金量有多高,所能够带来的益处有多大。

  商会会长的益处,显性的利益不仅仅是担任政协委员、人大代表等职务,更多的时候,则是隐性的好处,比如对于资源的分配权、获得更多的商机等等。以至于有企业的当家人宁可花费600万元,也要去当商会的会长。所以,商会在一定程度上是一个“名利场”,其游戏规则充满江湖味。

  李扬(化名)是某商会的理事成员,他曾经在两天之内参加六个饭局。对于他来说,这六个饭局他每一个都必须参加,甚至一个晚上跑了三个饭局。

  李扬告据记者,在饭局上,请客者都是当地有影响力的企业家,资产都在数十亿以上,陪客则是当地政府官员,有市长、副市长、副书记、各局委办的领导,李扬知道虽然他们没有说什么话,但一切尽在不言中。 “为什么?因为他们几个人都想当商会会长,请政府官员作陪,是在显示某种程度上政界的支持”。

  一些商会会长的有力竞争者,会邀请商会会员企业的重要人物聚会,暗地里许下承诺,比如和企业相关的定单等等。而在公开场合,这些会长的参选者都表示会拿出数百万元不等的资金,以便更好地将商会的工作推向一个新高度。李扬知道,他们花出了数百万,未来将会拿到更多的回报,“恐怕不是几百万,而是数亿元了”。

  不久之后,该商会公布了会长人选,除了一名会长之外,还有1名执行会长,6名常务会长,常务副会长12名。李扬认为,这么多的会长、执行会长、常务会长等等,是一种权力与利益的平衡。“都是拥有数十亿资产的企业老板,大家在一个圈子里混饭吃,谁都不好得罪。政府层面也不好决定谁来当会长,谁是副会长,只好搞平衡,都是商会领袖”。

  李扬说,之所以有人愿意花费巨额资金也要去当商会领袖,原因在于当会长、副会长等职务带来社会地位和形象提升,在市场竞争中也处于有利的地位。他说:“商会会长的含金量体现在社会地位上。同时,比如说我是会长单位,在行业里就是龙头企业,政府会刮目相看。还会接触到更多的资源,包括市场资源和政治资源,会有更多的和你合作的商业伙伴,在竞争中就处于有利的地位。”

  异地商会会长的竞争,被更为有实力的企业家所重视。据李扬所知,温州人为了在异地商会当会长,花几百万元的情况很常见。他说:“当会长就是一种政治和社会地位的体现,两地政府都会重视,在异地是商人的代表,政府要招商引资也会依靠你。这样会长就会和政府接触,如果政府有好的项目,会长当然会首先拿到,当地政府为了招商引资也会提供一些优惠,比如说贷款、土地等。反过来讲,在他的家乡就是一种社会地位。特别是异地商会担任会长职务的企业家,各地政府都特别重视,每次回来都是书记、市长亲自接见,会靠近更有实力的资源。而接近权力、接近资源,意味着巨大的利益,这就是为什么争着抢着当会长的原因。有些是直接利益,有些是间接利益,有些是无形利益,有些是有形利益。“在随后的当地政府开发项目方面,该商会的会长、执行会长等人物,拿到了最好,也是最多的项目,获益不菲。”

  正因异地商会会长的含金量更高,竞争之时你答应捐款300万,我就敢拍出600万。

  商会的江湖味,不仅在于“政商勾连”能获取好处。从另一个层面来看,商会也是一个政府管理的替代者,一些地方政府也越来越离不开商会。商会担负着协调企业间、行业间、企业与政府间的关系重任,承接了一些政府做不到、做不好或不便去做的事。

  政府有时候会委托商会去协调一些事情。一位商会内部人士透露说:“尤其是在政府驻京办取消之后,商会也承担了一些原本是驻京办的工作。”他讲了一个事例,就在今年,差不多有20多个人来北京反映问题,当地政府压力很大,特派信访部门来京劝解。但来京的政府工作人员不多,只有几个人,很难将人劝回去。眼瞧着事态逐渐恶化有失控的危险,于是当地市委书记给该商会会长打了一个电线多人的应急小组,通过各种关系将来京反映问题的人找到之后,配合政府人员做工作。“当时劝回来18个人,只有两个人溜了,但后来通过各种途径也找到了”。

  商会解决了当地政府的难题,同时,也接待政府工作人员,和在京部委取得联系。另一位某省市在京商会副秘书长告据记者,他在今年两会期间,仅仅是接待老家政府的人,就花去了近百万元。“这些人不仅是来开会,还要在开会的间隙拜访各部委。之前在京的驻京办撤销了,那么又不能没有人来做一些事,只能靠我们商会。甚至有的人希望去中南海看一看,也需要商会出面,找关系进去转一圈”。

  比如,温州的劣质皮鞋、服装、眼镜、打火机曾经自相残杀,劣质打火机四处泛滥。打火机钨丝粗细度一般是11.5,温州打火机用的就是8,有的做到5甚至4,一烧就断。这些事情政府出面,即使花费更大的成本,也是很难有效果。

  针对这种状况,温州烟具行业协会要求,如果要进入打火机市场必须要通过协会组织的检测中心,但后来还是有人暗地生产,没办法大家就将所有事情拿到桌面上来说。当时有人提出来,表面应付公约而暗地里依然在生产劣质打火机的怎么办呢?一着急,大家就发了诅咒:“谁用4或者5的钨丝就是狗养的,不是人生的”。显然,这些不是政府强制能够起作用的,温州人天生爱面子,这样的诅咒竟然起到了效果!

  对于商会在这方面的作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辜胜阻说:商会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的社会,市场经济应该是三元结构,政府和企业间一定要有商会作为一个桥梁。商会的治理机制可以弥补市场失灵和政府失灵,有人讲企业之间的纠纷往往是上法院不管,找政府不管,上门打架似乎不行,但可以由商会来解决。

  现代商会影响各地政经圈,其背后的隐性力量,是数量庞大的企业规模所带来的投资、就业等方面不可估量的影响,使得各地政府非常重视商会,尤其是商会领袖的作用。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某商会秘书长告诉本报记者,按照商会企业会员多少、产值、带动就业等影响力大小,一般的情况下政府给商会都会有一名人大代表、两名政协委员的名额配置。

  而商会领袖所担任的代表、委员职务,近距离地将诉求直接传达给政府主要领导。此外,商会在当地成立之时,大多数都会找籍贯是同乡在政府担任重要领导职务的人当顾问,这些人的能量往往能够在关键时候将“建言”直达高层,影响决策。

  叶继潘是北京永嘉商会常务副会长,他所在商会的实际情况,证实了上述说法。他说:“在我们商会,每年政协委员的名额有两至三名,人大代表有一名。一般的情况下,商会成员有接人大代表的,也有接政协委员的。”

  中国中小企业促进会副会长周德文表示,温州民间商会在企业与政府间,发挥着“桥梁、纽带”的作用,代表企业向政府提出合理要求,争取合法权利;代表政府(政府授权或放权)行使权力,规范企业守法经营。尤其是在协调民营企业与有关行政机关部门的关系,为民营企业的发展创造一个尽量市场化的发展环境等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

  一个具有真正意义的商会的立足点就是保持独立性。但这样错综复杂的政商关系,其实也让商会经常行走在灰色地带与危险地带。除了和政府部门管理职能交叉难以界定外,商会尤其是异地商会在合法性等方面,目前还是存在一定的质疑。

  比如异地政协委员、人大代表就属于这样的情况。比如说,一家温州的企业,又在其他城市投资,因对当地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政府善待外来投资者,当地会给有影响的商会领袖安排政协委员或者人大代表的职务。但在温州当地这家企业也是有影响的企业,同样是担任人大代表或者政协委员的职务,出现了一个企业家在两地当政协委员或者人大代表的情况。特别是在温州的商圈里,商会的领袖都是在当地具有影响力的大企业,这种情况较为普遍。

  曾有一个经典说法:“我们要崛起,首先是口袋崛起,而不是屁股蹶起,口袋崛起有力量,屁股蹶得高只会招致打击。”



相关阅读:新利娱乐